自从新中国成立以来,美国似乎就对中国抱有天然的敌意,这种敌意随着中国综合国力不断提高而变得越来越强。美国目前所动用的包括能源、经济、金融、科技等各种手段在内的打压方式,已经严重影响了中美关系。

然而,进入到“特朗普时代”以来,美国一边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疫情冲击,另一边又受到商人总统的“神助攻”,加之美国之前去产业化诟病已久,积重难返的情况不可避免。

美国的衰落,并不意味着一个时代的终结。由于美国综合国力依然是世界第一位,且这个国家已经积累了大量的物质财富,特别是在金融和科技领域已经病正在主导着世界,所以,美国的衰落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但在美国的历史上,这次的衰落与以往不同。一方面,本次衰落是综合国力的整体衰落,不仅仅限于经济领域;另一方面,在衰落的过程中,中国作为新兴国家的杰出代表,正在快速崛起。

中国的崛起让美国头疼,美国始终认为中国实力增长,将会赋予我们超越美国的能力,从而在超越美国之后,重新构建二战后以美国及其西方盟友为主导的旧的国际秩序。

这一秩序实际上是西方国家霸凌世界,获得超级价值的重要工具。他们凭借自己在制度上、框架上、实力上的优势,不断向发展中国家攫取养分,用战略性入侵的方式,薅全世界各国的羊毛。

为了制止这种情况,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国家正在努力对现有的部分不公平、不合理的旧的国际秩序进行改革,这种改革其实是建立在现有秩序框架基础上的,是调整,而不是完全推翻。

但美国就是不允许任何国家对他的权威构成挑战,哪怕这一权威是建立在错误的价值观念上的,哪怕已经不符合时代潮流以及各国发展需求。因此,我们看到美国动用了一切手段对中国等试图改革国际秩序的国家进行全面打压。

然而,美国遇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上文中我们提到的,其自身实力正在下降,虽然绝对值还是很高的,但是在面对中国这样重量级的选手时,绝对值是不起作用的,或者说作用微乎其微。

中国在各个领域的实力正在快速接近美国,特别是在经济领域,结合自身市场的绝对优势,借助各国去美元化的东风,以及超前的战略部署,让中美在经济领域获得了旗鼓相当的实力,甚至在面对疫情的时候,中国更胜一筹。

然而,美国并不会就此罢手。在自身能力完全不足以应对中国崛起的情况下,美国开始纠集其盟友,试图建立起一个全球联盟。这种联盟是建立在西方的共同价值观念基础上,以及现实的共同国家利益基础上的。

不过,我们看到,由于时代潮流和主题的变化,各国现在普遍需要的是恢复生产生活,恢复经济,让民众过上满意的日子。所以,大多数国家,包括美国的盟友,都不支持美国的做法。

虽然,作为盟友,有些西方国家不得不进行不正确的表态,但落实到实际行动上,往往还是比较谨慎的。特别是欧盟这个美国最大的盟友,在英国脱欧后,在德国、法国的带领下,明显有脱离美国管控的趋势。

不过事情总有例外,这个世界之所以发展得不均衡,不仅是因为国家间自然禀赋不同,也有执政和领导着自身能力,特别是集体决策时,战略布局、战略预判的能力问题。后者往往能够起到决定性作用,这就是事在人为的原因。

在美国数十个遍布全球的盟友中,就有几个这样脑残的国家,其中加拿大和澳大利亚最为明显。特别是澳大利亚的莫里森政府,显然已经被美国的政客控制得严严实实的了,成为了不折不扣的傀儡政府。

澳大利亚这样跟随美国,完全听命于美国的指挥,站在第一线上的行为,目的恐怕就是抱紧美国的大腿,捞取好处。不过,显然美国在战略上更胜一筹,不仅让澳大利亚充当了自己的打手,而且还让澳大利亚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澳大利亚这个国家地位位置十分特殊,一个国家就覆盖了整个大陆,因为我们都知道,在大洋洲上面,只有澳大利亚这一个国家。澳大利亚的面积达到了769.2万平方公里,是十分宽阔的。

其实,历史上中澳之间的经贸合作是非常紧密的。因为,两国在经贸领域,特别是在矿产领域可以完全做到优势互补。中国现在正处于高速发展时期,国家的各项建设任务繁多,这在客观上提高了我们对于矿石,特别是铁矿石的用量需求。

与此同时,澳大利亚的铁矿石不仅产量高,而且质量好,所以在澳大利亚铁矿石行业对外出口的国家中,中国当之无愧排位第一。此外,两国在煤炭、牛肉、奶制品等方面的需求也是对等的。这就为两国的长远合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然而,近年来,澳大利亚紧抱美国的大腿不放,非要跟中国作对到底。我们看到,其先后在言论上公开抨击中国的南海政策,并在台湾“问题”上指手画脚,主动参与美国在中国周边海域举行的联合军事演习。

甚至一度传出,有澳大利亚政客叫嚣与中国开战的消息。从着手调查对华贸易到发表涉台、涉港、涉疆不当言论,再到公然撕毁已经与中方达成的有关一带一路相关的合作项目协议,澳大利亚政客显然已经到了疯狂的境地。当其收到中国不断的警告后,依然不死心,不悔改,还大言不惭地说,中国不买他的产品,会找到其他国家代替中国,成为新的出口目标国。

实际上,澳大利亚的经济是比较脆弱的,他继承了英国的经济传统,无论是模式上的,还是制度上的,都充分体现了资本主义市场的脆弱性。而且,与英国不同的是,澳大利亚的出口结构相对单一,铁矿石是其重要的对外贸易产品。

也许你不知道,原来,在澳大利亚铁矿石的对外贸易中,有90%都是出口至中国的。而且,由于不断涨价,他们在这其中获得了丰厚的利润。此外,由于中国近年来能源需求量增大,致使我们大幅度提高了对澳大利亚煤炭的采购量。

随着澳大利亚莫里森政府对中国内政的粗涉程度越来越高,中国不得不选择反击,两国之间的贸易也不可避免地受到了严重冲击。不过,就在澳大利亚企业发现,两国贸易额快速下降之时,他们同时也发现了另外一个现象,中美在这些领域的贸易额越来越高。

这其实就说明了,美国一方面逼迫澳大利亚政府坚定其立场并催促拿出更多的的实质行动,而另一方面,却在中澳贸易受到冲击之后,自己悄悄占领了原本在华属于澳大利亚的利益。

当澳大利亚政府发现这一情况后,立刻向美国政府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并且要求美国政府给予赔偿。实际上,美国自己也明白,澳大利亚在其鼓动下,确实做出了不理智的行为,而自己也确实趁机抢占了在华原本属于澳大利亚的市场。

这一情况如果反映到具体的数据上面,显然会更加明显。中美两国在上个月的21日,已经达成了一份长达20年的合作协议,协议的内容主要规定了以后每年,美国都要额外向我国提供约400万吨天然气。请注意,这里说的是额外提供,也就是说不影响原本美国向中国出口天然气的情况。

面对澳大利亚向美国索赔的要求,美国肯定不可能继续保持沉默,不过,就美国这种品格的国家来说,想要拿出实际的行动来弥补澳大利亚的损失,那是不可能的事。

于是,美国发挥了其一贯凡事靠嘴的特点,通过政客公开向政府提出所谓的建议,即成立一个补偿性的基金,用来分担风险,提高收益。用这种方式,作秀给澳大利亚看。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个基金本身就是为联盟建立的,目的就是各国从不同角度打压中国,中国做出不同回击后,各国所承担的风险可以均分,同时,那些没有被列入中国制裁、反击的领域所获取的利益,可以分享给其他组织内国家,从而降低中国对这些国家分别反击的效果。

不过,这是一个很幼稚的想法,一方面,这一想法本身能否顺利实施,是一个巨大的疑问;另一方面,面对几个国家,中国有自己的手段来反击,就比如之前通过的《反外国制裁法》,我们的标准是一样的,不会存在漏洞。

美国这样做了,澳大利亚为什么还跟着他呢?原因很简单,如果在经济方面获得不了补偿,美国会以其他方式奖励澳大利亚。比如,大家都知道,前一阵子,为了给澳大利亚提供核潜艇技术,美国和英国不惜得罪自己另外一个重要盟友——法国。

用政治利益来诱导、胁迫澳大利亚,再逼迫其在战略上让步,美国的这一做法实在是“高明”。实际上,政治利益对于美国来说,随处可寻。这不是他现在最急迫需要解决的问题。美国现在最需要解决的是国内的疫情和经济问题,因此,让渡一些所谓的政治利益,是没有问题的。

此外,美国和英国本身就是同一个民族,他们之间的关系如同血缘,所以,就凭借英国对澳大利亚的影响力,再加上美国本身的影响力,控制澳大利亚政府是一件很轻松的事。

我们看吧,未来美国依然会在无情占据澳大利亚利益的同时,继续让其在政治上让步,因为美国还有更多地方需要澳大利亚,比如:美日印澳联盟、美英澳联盟,以及遏制中国战略中的印太战略等。

澳大利亚的煤炭、铁矿石等在华的重要利益都受到了美国的影响,中国对澳大利亚的投资也大幅降低了60%,这是澳大利亚自找的。按理说,在中美博弈的大背景下,中国应当拒绝再升级中美合作程度,但这样做却会影响我们自身的利益。

美国毕竟拥有广泛而成熟的市场,在一些高科技技术领域,其也比我们要领先一些。不管我们近年来如何发展,取得了何种成就,至少我们应该明白,自己跟美国之间的差距还是有的。要理性、客观看待中美关系,以及对美合作。

现如今,美国面临严重的经济问题,需要中国在这方面为其提供持续的帮助,而我们正好可以利用这一点,逼迫美国学会尊重与平等,并在此基础上,加大中美合作的力度,从中获得更多的利益,从而也能够更好的维护和实现我们的国家目标和国家利益。

中美之间合则两利、斗则两败,因此,两国之间的关系必须依然要遵循“斗而不破”的基本原则。实际上,中美作为两个世界性的大国,源于地理、体量、制度、模式、实力等原因,出现分歧是很正常的,而且一定是长期的、复杂的。但是,学会管控分歧,扩大合作,也是两国必须要做的。

至于美国那些所谓的“小弟”们的对华行动和言论,只要中美两个国家能够达成共识,或者关系得到必要的改善,他们自然也就不会做出太过分的事。而美国这个国家的“人品”,大家都看得到,相信在重大的国家利益面前,会有越来越多的国家,顺应时代的发展趋势,选择站在正义的一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