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时间5月21日,澳大利亚举行新一届联邦议会选举,初选票结果显示工党领先于现在的执政自由党—国家党联盟。澳大利亚现任总理莫里森已经承认败选,而工党领袖阿尔巴内塞将出任新一任的澳大利亚总理。

这本来属于澳大利亚正常的内政变动,可法国前外长在一旁“落井下石”,很乐意看到莫里森下台这一出好戏。

据彭博社5月22日报道:法国前外长伊夫·勒德里昂在公开场合表示“忍不住想说,莫里森的失败正合我意。”提到先前的莫里森在“潜艇门”中的表现时,他认为这是一种“野蛮和玩世不恭,甚至是臭名昭著的无能。”

我想勒德里昂的表态,不单单是因为澳大利亚在“潜艇门”上的不讲诚信,更有此后莫里森为自证清白上演“短信门”一事而愤愤不平。

回顾“潜艇门”和“短信门”事件,当时澳政府突然宣布放弃与法国签订的常规潜艇订单,转头求购美国的核潜艇,并同美、英两国组建AUKUS安全框架。这一招“背信弃义”杀的整个欧洲都没缓过来,因为一切来得太措不及防。

此后法国虽然驱使欧盟对澳大利亚进行贸易上的报复,但在美、英的调和下,始终没撕破脸皮。

法国人还在对“潜艇门”一事耿耿于怀,这件事的结果虽然不了了之,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马克龙是不愿大家都闹得太难看。拜登在G20峰会期间给个台阶,马克龙也就顺坡下驴,卖个面子。

随着国际舆论的不断发酵,莫里森还专门给国内媒体透露他跟马克龙私下的短信交流。此事又引发法、澳新一轮的掐架,但热度慢慢降下去之后,便没人再关心真实情况究竟如何。

法国人可以轻易原谅美国人,但对澳大利亚人却没法宽容。马克龙一直没给莫里森好脸色看,在国际场合中法国外交官也时不时地阴阳怪气,冷嘲热讽一下澳大利亚。美、澳都是盎格鲁·撒克逊人,如今倒是也被人区别对待,双重标准,不免有些滑稽。

西方大规模对俄施加制造,对乌进行军事援助。这些根本无需提前商讨,而是根深在西方国家骨子里的默契。从某种角度而言,俄乌冲突让原本存在隔阂的西方国家,又被动地绑在一起。

勒德里昂也表示,希望法国今后能够再次与澳大利亚进行“坦诚且有建设性的对话。”

明显法国高层想把“潜艇门”事件都缩小归咎于莫里森的个人污点,以此让法澳关系重新走向正常化。我想澳大利亚候任总理阿尔巴内塞不会拒绝的,毕竟这对自己百利而无一害。

澳大利亚这次选举有点像2020年的美国,选民们不是有多喜欢阿尔巴内塞,而是特别讨厌莫里森。尤其是他在澳大利亚疫情防控时期,表现出种种优越于一般公民的特权行为,拉低了他的政绩分数。

现在西方所谓的“民主选举”已经出现恶性循环,两个烂苹果中选一个,只能选看起来没有烂到骨子里的那个。导致越来越多的西方人看透这场资本主义的选票狂欢,对政治失去信心。

其实我们也不用期盼,澳政府换届会对接下来的国际局势有什么帮助。资本主义制度下的政府高层代表的是既得利益群体的意志,现在的阿尔巴内塞也一样。

现在阿尔巴内塞已经宣布在当地时间5月23日宣誓就职后,会前往日本东京,同美、日、印三国领导人共同出席“四方安全对话”。这种时间上的巧合,更让阿尔巴内塞有一种与虎谋皮的感觉。

阿尔巴内塞上任后会进行一些外交和贸易上的调整,这些变动究竟是对过去几年极端路线的纠正,还是愈发地偏激化,值得让人关注。可以确定的是,亚洲、澳洲的风云已经被掀起,一只看不见的大手正在缓缓布局,而棋局马上就要拉开帷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